为数字人才搭建“成长阶梯”

2024-05-14 09:09:47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分享至手机

原标题:九部门发布方案,着力打造高水平数字人才队伍——(引题)

为数字人才搭建“成长阶梯”(主题)

人民日报海外版记者 李婕

智能机器人在装配线上精准操作;AI数字人24小时直播带货;大数据助力远程寻医问诊……数字化浪潮正风起云涌,人口大国如何拥抱新的机遇?

近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九部门发布《加快数字人才培育支撑数字经济发展行动方案(2024—2026年)》(以下简称“《行动方案》”),旨在发挥数字人才支撑数字经济的基础性作用,为高质量发展赋能蓄力。

《行动方案》明确提出“扎实开展数字人才育、引、留、用等专项行动”“提升数字人才自主创新能力”“激发数字人才创新创业活力”,为数字人才搭建“成长阶梯”。

中国数字人才缺口有多大?

在人们印象中,工业机器人是生产线上不知疲倦的“操作员”,机械地重复规定动作。但随着人工智能、机器视觉、云计算、运动控制等技术发展,现在的工业机器人越来越成为高度智能化和精密化的产物。它们胜任更多任务的背后,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等“把脉问诊”的专业人士显得更加重要。

从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数字孪生应用技术员、数据安全工程技术人员,到区块链工程技术人员、数字化解决方案设计师、互联网营销师……新职业的蓬勃兴起,是数字人才需求的现实写照。

中国正成为全球数字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截至2022年末,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已达到50.2万亿元,占GDP比重41.5%。“发展数字经济,关键在于加快数字人才培育,培养大批高水平数字工程师和高技能人才。”人社部专业技术人员管理司司长李金生说。

近年来,人社部及时修订国家职业分类大典,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2022年版)》中首次标识97个数字职业。与此同时,中国数字人才缺口持续扩大。人瑞人才联合德勤中国等发布的《产业数字人才研究与发展报告(2023)》显示,中国数字人才缺口已有2500万至3000万。大量数字化、智能化的岗位相继涌现,相关行业对数字人才的需求与日俱增,人才短缺已经成为制约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

《行动方案》明确提出,用3年左右时间,扎实开展数字人才育、引、留、用等专项行动,提升数字人才自主创新能力,激发数字人才创新创业活力。

在不少专家看来,这既是经济社会发展所需,也将对更高质量更加充分就业起到积极作用。

“当前,中国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生产力的变革对人才队伍建设提出新的需求。”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人力资源市场与流动管理研究室副主任吴帅认为,加大数字人才培育,是数字经济时代人力资源高水平开发的现实需要,也是深入实施新时代人才强国战略的重要内容。在数字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新旧职业更替相伴而生,既要培育一大批新职业人才,也要加强传统职业岗位劳动者的能力转型,以更好适应新技术、新生产方式的变革。

从就业市场看,加强数字人才培养是缓解就业结构性矛盾的必要之举。专家认为,数字领域人才需求不断增加,但对口高素质人才供应不足,加快数字人才培育有助于缓解就业结构性矛盾,提高就业质量,满足用人单位所需。

让专业、产业、职业融通,破解“供不上”“不适配”问题

来自不同招聘平台的数据均显示,今年以来AIGC(生成式人工智能)等领域人才需求激增,图像算法工程师和架构师薪资排名领先,数字人才成为职场“香饽饽”。

数字人才如何培养?

“当前数字人才队伍面临的主要问题,一是总体供给‘跟不上’;二是已经进入数字生产领域的人才,个人职业能力迭代与数字技术的发展‘不适配’。”吴帅认为,解决好这些问题,既要做大数字人才队伍的增量,也要做好人力资源存量开发。其中,尤其要注重推动数字领域产教融合深度发展,推动人才培育与评价、使用更紧密结合起来。

《行动方案》显示,将通过实施6个重点项目,全方位加强数字领域专业技术人才和技能人才队伍建设。包括实施数字技术工程师培育项目、推进数字技能提升行动等。其中,数字技术工程师培育项目重点围绕大数据、人工智能、智能制造、集成电路、数据安全等数字领域新职业展开。

以人工智能为例,《产业数字人才研究与发展报告(2023)》显示,在数字产业化人才方面,人工智能面临着人才总量与质量的双重欠缺,算法研发与开发人才紧缺度最高,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技术方向需求尤为旺盛。

此外,今后还将加快开发一批数字职业(工种)的国家职业标准、基本职业培训包、教材课程等,依托互联网平台加大数字培训资源开放共享力度。

吴帅认为,各方都在积极推进实际人才培养,但目前实践中存在专业、产业、职业“三业”人才培养标准衔接不够的问题,此次《行动方案》提出针对性举措,有助于推动数字人才培养的“三业融通”。此外,数字人才的能力谱系中,既有基础层面的数字通用能力,也有专业层面的技术要求,建议研究探索基于职业分类、能力分层的数字人才培养体系。在数字人才评价方面,要加快完善数字经济相关职业资格制度,规范数字技能人才评价,“以评价促培养”。

吸引更多人才学习数字技术、从事数字职业

不久前,新一批“杭州数字工匠”诞生。他们当中,有的是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员,高质量交付了数百个网络安全项目;有的专攻数字化转型,为中小微企业打造数字化解决方案;有技术“新星”,也有行业“大咖”。

杭州市总工会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数字工匠的认定围绕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经济重点领域,聚焦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经济领域重点产业,打通数字人才的成长通道。

目前,全国多地掀起数字人才培育热潮。

北京市提出,围绕人工智能、物联网等领域,每年培养具有良好科学素养、精于实操应用、能够解决复杂问题的工程技术技能人才1万人;浙江省明确,到2030年末,围绕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数字技术工程应用领域,培育数字技术工程师1万人以上;广东省将“打造数字化人才聚集高地”列为“数字湾区”建设主要任务之一。

“这次国家层面发布《行动方案》,将数字人才培育工作往前推进了重要一步。”吴帅认为,在数字人才培育方面,要注重统筹政府、企业、院校、行业协会以及人才个体“五方主体”的作用。

《行动方案》明确,提高投入水平,畅通流动渠道。比如,“对符合条件人员可按规定落实职业培训补贴、职业技能评价补贴、失业保险技能提升补贴等政策”“畅通企业数字人才向高校流动渠道”“支持和鼓励高校、科研院所数字领域符合条件的科研人员按照国家规定兼职创新、在职和离岗创办企业”等。

李金生表示,下一步将指导督促各有关方面贯彻落实好《行动方案》,结合本部门、本地区实际,配套支持政策措施,吸引更多人才学习数字技术、从事数字职业,服务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促进新质生产力发展。

从大数据、AI到元宇宙、大模型,数字经济的一大特点是发展速度快。“目前,全球都面临数字人才供应不足的问题,谁先培育集聚了规模宏大、素质优良、结构合理的数字人才,谁就将抢占数字经济发展的先机。”在吴帅看来,数字人才的培育将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程。“一方面,要有多元开放的人才培育路径,为更多人提供参与数字技术技能提升的机会;另一方面,树立面向未来的人才培养理念,各地以及重点行业领域应因地制宜做好高层次急需紧缺数字人才预测并开展储备性培养。”

【编辑】李娜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